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刷书网 >> 上错花轿嫁对狼(GL) >> 番外 长风为珮

番外 长风为珮

永阳县主一直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存在。

幼时父亲一个人吃出一场震惊金陵的食人血案, 没了父亲;

过了一年母亲联合外祖母搞权|变,没了母亲;

过继给皇姨母长仪长公主,没过几年安稳日子, 长公主重病陷入昏迷,药石罔替。

放眼整个金陵城就找不出第二个像她这么倒霉的皇亲国戚, 好吧如果你非要扯她那个因为喜欢虐待动物被危将军当街抽死的表姐莞陵县主, 那我只能说你赢了。

毕竟她表姐那个运气也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

新皇大概也是实在不知道怎么安置她,毕竟这位县主的长辈太会花样作死, 导致二十一岁了都没有一户人家上门提亲, 一直养在宫中倒也不是不行, 但说新皇念及旧仇故意要把这位表妹养成老姑娘的言论渐渐滋生,新皇也苦恼。

所以当西凉来送美人并且提出也想从大夏娶一个妻子的要求后,新皇想也不想就允了。

“臣想请尊贵的陛下赐一位美貌的新娘,想从民间女子中挑选。”

“不必,西凉王不必委屈自己。”

“多谢尊贵的陛下恩赐, 那, 臣便从官家女子中挑选。”

“不必,朕给你从皇室女子中挑选。”

“???”

“还不满意?就长公主之女好了。”

“!!!”

***

永阳县主就这么被指给了鸟不拉屎之地的大王, 新皇敕封其为‘永阳公主’。

悲哭一夜后, 肿着两只核桃似的眼睛乘辇入宫,拜谢皇恩, 接着便去试嫁衣。

次日上朝, 新皇就发现被他派命去调查熵坵疑案的曲辨幽上朝来了, 十七岁的少女已出落的清妍标志, 一身官袍更是衬的她长身玉立。

风华独绝的少女持笏出列,一撩官袍跪在地上,“敢问陛下,和亲公主若已娶妻或已嫁人,是否还能出塞和亲?”

新皇答道:“宗室女子若已娶妻或嫁人,定记于御册,朕不会不晓。永阳公主并未娶妻也未嫁人,曲卿何出此言?”

曲辨幽微抬起头,清凌凌的眸光悉数被笏板挡住,“那倘若和亲公主已有妾室,是否也不可出塞和亲?”

新皇蹙眉,“这是自然,只是据朕所知,永阳公主至今还未有过妾室。”

“那只是陛下不知。”曲辨幽语气平缓的没有一丝波澜,“永阳公主早与臣私定终身,臣就是永阳公主纳的妾室。”

能把身为朝廷命官却给别人当了妾的话说的这么掷地有声的,普天之下估计也就一个曲辨幽了。

对面武官列的危岳雁暗暗点头,这闺女,颇有其母之风。还没想完就被对面站着的曲荃瞪了一眼。

永阳县主终于销售出去了,新皇很是开心,在宫外特别给她俩赐了一座私宅,还命永阳县主立刻将曲辨幽扶正,风风光光的把人嫁过去。

于是,本来是永阳县主一个人在那尴尬的,现在曲辨幽去陪她一起尴尬了,多好。

反正曲辨幽也不怕尴尬,

但是永阳怕啊。

自成亲之后,二人一直是分被睡,连洞房花烛夜都是曲辨幽一人坐到天明为终。

永阳虽然被新皇取回了“公主”的封号,仍旧变成了县主,但是心里是很高兴的,因为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结局是始料未及,大喜过望的。曲辨幽是她幼时相识的好朋友,她们当然不存在什么暗通款曲之事,一切都是曲辨幽临时编的。

但是毕竟已经成了亲,做了夫妻,不论事情起因为何,这条路走了,就得走下去。如果对象是曲辨幽,那更是再好不过……

只是曲辨幽似乎并不这么想。

永阳一直不知道曲辨幽究竟是如何想的。

回门那天,永阳醒后就不见了曲辨幽,听嬷嬷说,夫人大清早便离开了县主府,她连忙喊人驾车去那座京郊的大宅子。她很小很小的时候也来过这座大宅子,那天这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整个金陵城都闻见了这里的喜乐,她也曾梦想过自己成亲时可以有这样的光景,却终是不可得了。

守在门前的家丁大约是新换上的,不认识永阳,她让他进去通报,不消一会便有人来接。月白软缎,银玉发冠,来迎接她的是一个玲珑可爱的少年郎,永阳见过他,这是曲家那个受尽万千宠爱的小公子,也是她妻子的弟弟曲析微,那天就是他背姐姐上的花轿。

少年郎高鼻浅眸,漂亮的像波斯国进贡的白猫,“嫂嫂来的好早,快请进来喝杯茶。”说着往后头张望了下,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着,“怎么不见我姐姐?”

永阳一愣,“辨幽未曾来过?”

“析微,挡在门口做什么?还不快请县主进来。”来人声音低沉稳重,剑眉长眸,黑衣墨发威势天成,正是危家长子危擎烽。

曲析微转过头吐吐舌头,“我才没有,我们只是多说了一句话!”

永阳跟着他二人进了主厅在上垂首落座,女客来访理应由家中女性长辈或未出阁的女子前来招待,但曲荃和危岳雁还未下朝,曲老太君前阵子被家里那个闲不住的二姑娘危云戍说的动心,一老一少前往漓江游赏风光,其他婆子丫鬟身份不够未免轻慢客人,所以只得由身为家主又是同辈的危擎烽和曲析微陪在一旁。

危擎烽原本也要上朝,但前阵子刚在边境立功归来,受了点伤,便在家中将养。他平日严肃寡言,只有曲析微才一直找话题同永阳聊,好让如坐针毡的永阳略微舒适一些。

曲析微幽默善谈,且生的惹人喜爱,永阳听他说话不觉神思微动,开始注意他同危擎烽的互动。

是的,今年开春,曲家和危家正式结亲,新人正是面前这两位年轻公子。

曲析微从小就爱追在他危家哥哥身后跑,危擎烽也乐得宠他。

两人从小在这座府邸长大,成亲后自然也居于此处。席间二人并未说过话,单方面基本就是曲析微在同她说话,而危擎烽只是在一旁默默听着。但细心的永阳依然发现,二人偶然间的一个相视,说到开怀时一打一躲,哪怕没有只言片语,饱满的爱意仍能从彼此的眼睛里跑出来,落得满屋子都是。

她虽未亲身感受过,却也知道,这才是真正夫妻间该有的氛围。

而她和曲辨幽,只是同床共枕的陌路人。

***

万霞山上,有千坟万冢,大多聚在一处,只有一处两座峰头遥遥相望,埋着一场血案中无辜惨死的百姓。

早已是墨发垂肩端方如冷玉的青年坐在轮椅上,一侧站着本该回门省亲的曲辨幽。

其实今日回门,曲辨幽早早已经拜过娘家长辈,但因她还有一位至亲埋在此处,便又早早赶了过来,阿茅见她心情沉闷,便特意陪她同来。

“有些话不该我来说,但既然你应我同来,我便理解为你想听我说。”阿茅淡淡开口,白气从口中钻出,散尽在空气里。

曲辨幽低着头,沉默不语。

家里的每个人都很好,她也与大家相处的很好,如果需要她愿意用血肉之躯来报答。但是只有阿茅才能让她完全袒露内心,只是因为,他们是赤足走过那场血案,沾了一身鲜血,最终还留下来的人。

他们身上的血液灌溉着同样的仇恨,这种仇恨在心底滋生发芽,哪怕枝叶已经在阳光下消融大半,却永远难以驱离底下的根茎。它将渗入骨血,随着他们每一次呼吸起伏腾升,直至走到生命的尽头。

所以,不论如何君子端方,锦囊妙计救了多少罹难中的百姓,他终究只能长成一块冷玉。

而她,不论如何风采独绝,也终究只能怀着一身幽绝之气,朝堂江湖染不了她一点人间烟火息。

她终是开了口,“我……只是见她今日睡得熟,便自行前来。没有多余的意思。”

阿茅凝眸看了她半晌,叹了口气,“你与我不同,我的姻缘早已尽了。而你还有大把年华,还未有过尝试。”

“既然选了人家,就好好过吧。”

“当年之事……她又何其无辜。”

***

新皇生辰那日,久眠不醒的长仪长公主竟然醒过来了,等不及天亮永阳便更衣梳妆启程回宫拜见母亲。

长公主苍白的脸在见了女儿后终于有了些血色,轻轻抚着女儿细嫩的脸,声音沙哑却温柔,“我听他们说,你娶妻了,是曲尚书家的长女。”

永阳心中一涩,强笑道:“是,她……待我很好。”

由于新皇今日生辰,故而永阳在陪完母亲之后又得赶着去赴新皇的生辰宴,她出得门去来到马车边,恰好见曲辨幽白衣轻骑入宫门,那一瞬间永阳忽然有些恍惚,记忆里那个小女孩是真的长大了。

***

新皇的生辰宴说来也没什么新奇的,无非载歌载舞,席上之宾纷纷献上自己的贺礼。

永阳准备的是一幅亲手绣好的山水图,一旁有人突然问道:“想不到县主夫人不仅文武双全,对这女红方面也颇有造诣。”

这句话出来,曲辨幽准备的礼物便无法拿出手了,因为席上所有已经成家的皇亲国戚都是夫妻二人同备一份贺寿礼,而只有她们是各自准备……她第一回参加这类宴席并不知情,冰冷的目光直接刺向那名出声的王妃,曲辨幽心中冷笑。

前不久一桩案子动了她手下的人,这便要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她的言下之意,不就是在质疑这幅山水绣仅仅出于永阳之手,而自己诚意不足么?

正琢磨着如何反击,却见身旁之人从容起身,先对新皇说了句助词,继而转头看向那名发言的王妃。

“臣妹这幅山水绣图可不同于普通刺绣,请皇兄下令熄灯,以观其妙。”

宴席上最后一支烛火应声而息,惊呼声响起一片,只见完全铺展在宴席中央地毯上的山水绣竟然发出萤绿幽蓝色泽不一的光亮,成片成片瑰丽的色泽让人忍不住一看再看,恍如周身也闪烁起光亮再观一眼便能由画入景,身临其境。

“臣妹用来染丝线的颜料里需要加够足量的萤石,而这些萤石色泽不同品类也不相同,多亏了夫人见多识广,跑遍各处深山谷地,为臣妹寻来大量萤石,才有了这幅别具一格的山水绣。”

新皇听完颇为感叹,当即便赐了她二人一对玉如意。而那王妃在灯烛重新点燃之后便只顾低头吃菜再不敢自找没趣。

永阳坐下后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轻吐口气,身边曲辨幽朝她方向看了一眼,等永阳回望过去时,曲辨幽已经自顾自吃了两筷子菜,二人一直无言。

直到席间突然有人献上一张皮毛制成的裘衣。

永阳看到那张皮裘时浑身一凛,送贺礼的人犹在眉飞色舞的解说这皮毛有多么多么珍贵,底下永阳的手却颤抖不住。

她不想去听,可那人谄媚的语句却仍旧一个字一个字蹦入她的耳朵。

那是她熟悉或者可以说认识的一种兽类,有着烟紫色华美的皮毛,性情温顺,生长在幽僻的暝泣谷中与世无争。她之所以认识是因为有一次误入谷中,险些迷路,是那友好的通人性的兽类将她引出山谷。

她不知道暝泣谷究竟有多少只这样的兽类,但她知道这张皮毛所用的定是她熟悉的那只,因为只有那只母兽的皮毛上有一簇金黄。而这并非是此种兽类通有的特点,因为那只母兽的两个孩子身上全都干干净净一色烟紫。

等她回过神来,那人还在用夸张的语调阐述自己是如何诱捕,折了多少人在谷中,才换来这一张珍贵华美,举世无双的皮裘……

愤怒悲伤到极点的永阳站起来,声色俱厉的将那献礼之人叱责一顿,席间众人听完亦是愤怒不已,新皇拍案而起,事情仿佛在一瞬间解决的大快人心,然而永阳却直接离席跪在新皇面前,声泪俱下。

她请求新皇派人去谷中寻觅那两只幼兽,她上次见它们仍在哺乳期,于今不过一月有余,皮裘需费时制作,皮草制作颇耗工程,所以母兽被捕之时定然离她上次见时不久。没了母亲,两只幼兽又还未渡过哺乳期,定是难以生存。

可是这个请求新皇没有准许。

谁都知道,暝泣谷,是传说中的杀人谷。

永阳能入谷复出,不代表所有人都有这么好的运气,更何况,千百年来能从暝泣谷中活着出来的,也只有她一人罢了。

传说那其中住着一只体积庞大的妖兽,谷中生灵皆受其庇佑,外侵者无论善恶一经它发现,必死无疑。

这是连行军打仗都要刻意避开的死亡之谷。

新皇不会为了两只生死不明的幼兽去让将士们赴死。

是夜,永阳一夜未眠。

***

三日之后,永阳的生辰到了。

这三日,她做了些努力,却连暝泣谷的边都寻不见了。暝泣谷本就是一个半真半假的谷,它的入口会随着日月星辰方位甚至时辰变化所改变,传说曾有高人为了守护其中珍禽异兽,特在谷中驯养大型猛兽,又用木石枯草以乾坤卦数布置奇门遁甲,也不知是真是假。

彻底放弃后的永阳在生日当天早早进宫陪完母亲,便让家丁去集市上买了些菜回来。

回家后左等右等不见曲辨幽,丫鬟告诉她夫人今天在她出家门后不久也出门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对于曲辨幽这种同居屋檐下都能保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感的行径,永阳已经见怪不怪。

她来到庖屋,套上箍袖绳结,做了很多很多菜,完成之后拿盘子一碟一碟扣好了温着热气,才在桌边坐下,等待妻子回家。

她想今天是她的生日,以此为由让曲辨幽陪她吃个饭,她什么也不奢求,只希望两个人可以从朋友做起,这样日复一日的相处对她而言太煎熬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永阳等了一天也未见人回来。她自己草草吃了些,边收拾着精心烹制却没动过几筷子的菜肴边问身边一起收拾的宫女。

“你们昨日有告诉夫人……今日……是我生辰吗?”

“我们当然有说,”身边跟久了的大宫女显然比她还急,“夫人自嫁过来后,没有一日不外出,每次外出不熬到晚上都不回来。我们就是怕今日县主生辰还遇上这样的情况,早早便同她说过了。哪成想……夫人太不像话了。”

“住口。”永阳叹了口气,“以后这样的话不许说了,仔细传到夫人耳朵里去。”

大宫女替她生气,显然也气上了头,“夫人哪里会听到?我们醒时她早出门了,我们睡后她才回来,能听到我们说她莫非是神仙不成!”

“县主!县主!”话音刚落就有小宫女从外头跑进来,气喘的不行,“夫人,夫人回来了,县主您要不要去房里看看,刚刚我们怎么喊夫人都不理我们,别是出了什么事。”

“无事的我去看看。”永阳站起身来,哂然一笑,“她从来都是这样,能有什么事。别担心了。”

嘴里说着这话心里却紧张的很,一路快步来到寝屋,一股浓烈的熏香扑鼻而来。

“你不是从来都不用熏香的,怎么今日——”她原是朝着屏风后那个若影若现的人影走去,却被一声兽鸣吸引去了注意力。

“诶,是你,是你们!”熟悉的两团烟紫色的小身影在外间的床榻上挤作一团,可怜兮兮的发出微弱的兽鸣。永阳忙心疼的将两团小东西抱在怀里,移来烛火一瞧,发现两只都瘦了不少,忙喊人来准备温热羊奶,柔软的床铺被榻等一系列物品。

在她忙碌间,屏风后的人已经绕过来,还未打个照面就往外走,永阳想唤住她道谢,衣袖被幼兽咬着脱不开身,说出口的感谢也被打落在拂袖扫上的门框上……

***

曲辨幽脚步如飞的冲到书房踹门关门一系列行云流水完成,自新婚之夜后她就时常留宿书房,府中宫娥见怪不怪,加上平日里她人缘不好也无人管她。

背重重抵上门框,一滴冷汗自曲辨幽额头滑落。她缓慢的滑坐在地上,从胸中掏出火折子和没用完的蜡烛点燃,放在一旁——她已经没力气去点书房的蜡烛了,一整日与天夺命已经耗去了她所有的力气……

就着烛光扯去胸前衣襟,离胸口五寸之处,皮肉翻卷伤口狰狞,虽然已经做了处理但看来还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疗养了。

真不知道该怎么和母亲及娘亲交代,危叔公和凌叔公会不会责备自己……幸好□□母和云妹外出游玩,否则定要心疼死了。若是让岳雁姨姨知道了少不了一顿臭骂,然而每次岳雁姨姨骂完她,自己就会被秋泛姨姨骂……大哥知道了会不会责备她闯暝泣谷这种事也不告诉家里,至少也要告诉他,哥哥总是要保护妹妹的,这话不知听了多少遍……还有析微那个小笨蛋,铁定又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有阿茅……但愿他们都不要知道才好……

可是伤势这么重,若是一直待在县主府养着,家人定会知道的吧……

正胡思乱想之际,外头传来敲门声,伴随着女声温柔到生怕惊醒什么的声音,“辨幽,你在里面吗?”

“什么事?”曲辨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如常。

“没,也没什么事。”永阳攒着自己的手指,战战兢兢的站在书房门前,“就是想来谢谢你,我真没想到……你,你竟然会放在心上……我也替小东西们和它们的母亲谢谢你……”

“不必,它们命不该绝罢了。”曲辨幽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我准备休息了你快走吧。”

门外似乎犹豫了一下,随即很干脆道:”好,那你早些休息。我……我明日为你坐一桌菜,你可千万不能拒绝啊。”

曲辨幽已经完全没力气,强撑着等脚步声走远了,才放纵自己的意识陷入昏迷……

不知过了多久,等书房里的蜡烛都快燃尽,停住在附近半个夜晚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轻轻启开门栓,轻声入内,将横倒在地上的人轻轻扶起,颤抖的手指抚上敞开衣襟的,布着狰狞伤口的胸前。

永阳捂住自己的嘴,以免压抑不住的哭声惊动梦中人。

聪慧如她如何猜不出屋中浓烈的香薰是为了掩盖血腥味,匆匆来复去是为了不昏迷在她眼前……这个人看似冷清冷面,却将她的所有诉求都放在心中。愿在她生辰之日,以身犯险,送上最真诚的礼物。

是的,这是她二十一年来,收过的最好的生辰礼物。

小心翼翼的为她上好药,细致包裹好伤口,她不敢挪动她的身体,边让她在无知无觉中,尽量舒适的靠在自己肩上。

曲辨幽傲骨一世,定然不愿示弱与人。

那便如此吧,让我们在对方看不见,看不明的地方互相守护,彼此倚靠……

直到——

你愿意将我规划入往后余生的那一天。

—长风为珮·完—

※※※※※※※※※※※※※※※※※※※※

曲辨幽和永阳的故事我是真心实意想开长文写的,因为她俩的情掺杂着太多太多。她俩生长环境,从小的境遇,也使得这两人的性格层次太过丰富。

但是开长文需要看缘分哈哈哈哈,就先将冰山一角寄托在番外中,有缘再在长文中见吧。

希望这篇番外,能让大家喜欢~~

完结的话说在上一章番外里了,此处不再赘述。

鞠躬。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橙子味棒棒糖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错花轿嫁对狼(GL)》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刷书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刷书网!

喜欢上错花轿嫁对狼(GL)请大家收藏:(www.shuanshu.org)上错花轿嫁对狼(GL)刷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错花轿嫁对狼(GL)最新章节 - 上错花轿嫁对狼(GL)全文阅读 - 上错花轿嫁对狼(GL)txt下载 - 狼山玉的全部小说 - 上错花轿嫁对狼(GL) 刷书网

猜你喜欢: 妖狐之惑蚌精惑后宫:君王遗恨破神腹黑阎王惹祸妃极品女仙傲世嫡女:妖孽滚远点高冷仙尊:萌徒太难追泷崎宫过来,姐的菜邪暗毒妃重生之花开锦绣正妃住隔壁荆南录苏悦的修仙之旅嚣张小皇妃贵妃重生来种田穿而复始[综]一品凰妃:王爷,别太坏天使翼我是极品炉鼎天下最二胭脂醉之桃夭快穿之虐尽甘来禽难自禁:王爷,别冲动我在唐朝的那些事儿祸上帝君:狐乱卷土重来
完本推荐: 镇天棺全文阅读神魔系统全文阅读大文豪全文阅读超神猎人全文阅读嫡女玲珑全文阅读诸天至尊全文阅读人生如若初见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都市无上仙医全文阅读偷心合租:复仇天使的逆袭全文阅读天定风流:千金笑全文阅读贱宗全文阅读暴君的冷宫皇后全文阅读浴血重生:倾城妖后乱天下全文阅读气冲星河全文阅读你的天空我的城全文阅读撒旦老公,请温柔!全文阅读幻想降临时全文阅读老大,你老婆又活了全文阅读道统传承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凌天战尊九幽天帝绝天武帝网络新聊斋心计爱人:嫣然回眸一笑王者风暴极品飞仙他身上有条龙科技之门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最强升级系统酷宝上线:总裁爹地惹不起大医凌然逆天邪神冲锋献朕盖世仙尊太古剑尊九天黑暗血时代乘龙佳婿狂神刑天伏天氏仙师无敌最强反套路系统龙纹战神百炼飞升录无敌升级王我的贴身校花名门代嫁:薄先生,离婚吧!来自未来的神探

上错花轿嫁对狼(GL)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上错花轿嫁对狼(GL)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上错花轿嫁对狼(GL)txt下载手机版 - 狼山玉的全部小说 - 上错花轿嫁对狼(GL) 刷书网移动版 - 刷书网手机站